『 军事小说网 』>>> 军事小说列表 >>>寒门祸害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

第1646章 奏对

[字数:3350 更新时间:2020/7/11 7:34:00]




  听到嘉靖竟是打这个主意,徐阶的心里却是一急,便是坚定态度地劝道:“杨惟约在蓟、辽则蓟、辽安定,在兵部则九边都得平安!其军事才能当属大明第一,为了大明边事稳固,还请皇上三思!”

  黄锦听到这一番话,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徐阶。

  “徐阁老所思甚为妥当,杨博的军事才能在江东之上,确实更适宜担任兵部尚书!”嘉靖潜意识地将去年蒙古入关当成一次意外事件,便是轻轻地点头认同地道。

  “皇上圣明!”徐阶听到这个回答,则是暗暗地松了一大口气地拱手道。

  他原本乐于看到杨博吃瘪,但若是换上宣大总督江东出任兵部尚书,却是他现在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。

  江东之所以能够先后出任兵部尚书和户部尚书两个要职,除了他的军事才能突出外,则是他是严党的核心成员。

  不管是他跟杨博一直以来的盟友关系,还是为了阻力严党卷土重来,他都有理由在这个时候向杨博伸出一只援手。

  正是这时,一个小太监匆匆进来汇报道:“启禀皇上,礼部左侍郎林晧然已经在殿外候见!”

  听到林晧然到来,徐阶先是微微一愣,旋即亦是释然。跟着杨博的这个小麻烦相比,林晧然闯的祸已然更大,这小子今日恐怕是在劫难逃了。

  嘉靖的眼皮抬起,脸上充满严肃地吐出一个字道:“宣!”

  徐阶并没有主动告辞离开,而是希望在这里充当一个旁观者,故而悄然地站在旁边,打算见证这几年大明官场最耀眼的官场风云人物陨落。

  “微臣礼部左侍郎林晧然拜见皇上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林晧然轻步来到殿前,显得恭恭敬敬地进行施礼道。

  这个殿显得高大而空旷,京城娱乐代理:不管是谁来到这里,都会感受到一份己身的渺小,同时生出对皇权的更深畏惧。

  嘉靖是擅用权术的帝王,却是故意冷落林晧然片刻,接着不怒而威地质问道:“汝可知罪?”

  在这个时代,皇帝便是天。哪怕是对皇上小小的不敬都是一项大罪,而林晧然竟是要陷天子于无信,自然是罪大恶极了。

  短短的五个字,却是显现出“话越短事情越大”。

  徐阶安静地站在一旁,看着嘉靖如此的态度,眼睛带着幸灾乐祸地望向跪在地上的林晧然。

  “回禀皇上,微臣不知罪从何来!”林晧然犹豫了一下,却是抬起头进行回应道

  嘉靖的眉头微微一蹙,却是朝着黄锦望了一眼。

  黄锦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,对着林晧然训斥道:“皇上曾经有旨:佛郎机人不退还满加剌人的土地,便永不召见其使臣。现在你引南洋使团晋见,分明是意图陷皇上于无信,更是不忠之举!”

  声音不大,但在殿中回响,充斥着一股无形的威迫感。

  “臣冤枉!”林晧然当即进行叫屈,待到情绪酝酿得差不多,这才进行解释道:“皇上并不曾正式下达这道旨意,而是陛下对时任首辅的蒋冕的一句叮嘱,但蒋冕并没有将此圣意留档于礼部,便被皇上免官而归。故而,这个圣意仅是口述相传,臣亦是难辨其真假,请皇上明察!”

  徐阶听到这番话,眉头却不由得微微蹙了起来。

  原首辅蒋冕不是他人,正是主持嘉靖二年的会试主考官,亦是他的恩师。

  在主持嘉靖二年会试的次年,他的老师蒋冕接任杨延和的首辅位置。只是他跟杨廷和般,他是大礼议中的反对代表,最终紧随杨廷和的后尘被罢官免职。

  听到林晧然将责任推给自己的恩师,他不得不站出来指责道:“林侍郎,你这分明是意图推卸责任!如果你真将皇上放在心上,自然亦是跟秦鸣雷般查出事情的原委,而不是险些置皇上言而无信之地!”

  这个老匹夫!

  林晧然看着徐阶横插一脚,心里不由得暗骂一声,但还是对着皇上进行解释道:“臣没有推卸责任,只是想要向皇上言明,臣并没有置皇上于无信之心。虽仅是耳闻:佛郎机人不退还满加剌人的土地,便永不召见其使节,但臣亦是事先做了一些安排。佛郎机的使臣在上京前,其已经向柔佛国王阿拉乌德丁租下马六甲城及周边的土地,故而佛郎机人实质算是将马六甲城归还回去了,且佛郎机人跟满加剌的新国柔佛于嘉靖八年便进行建交!”

  这倒不是胡编乱造,柔佛国的前身正是马六甲王国,葡萄牙人于正德六年入侵马六甲城,马六甲王国苏丹马哈茂德·沙阿率领军民转移至吧莪和柔佛等地,继续抗击葡萄牙的入侵。

  只是葡萄牙人仅占据着马六甲海峡的一小片地方,阿拉乌德丁继承王位在马来半岛建立了柔佛王国,且跟葡萄牙人已经握手言和。

  “这便算是归还了?皇上圣明烛照,岂会被你这番话所蒙蔽?”徐阶却是冷哼一声,自知这种糊弄人的手段过不了皇上这一关,当即又是进行指责道。

  林晧然则是注意着皇上的反应,便又是进行解释道:“佛郎机人远渡重洋而来,实则是垂涎于我大明的香料和丝绸等物。他们占据马六甲城虽是不当,但亦是无奈之举,且已经得到了满加剌人的原谅!今其愿意将城归还于满加剌人,但终究还需要一个安身之所。故而,臣恳求皇上对佛郎机人既往不咎,召见佛郎机的使臣,结下两国的友谊!”

  徐阶的官场形象是老好人,哪怕对严嵩父子恨之入骨,亦没有撕破脸进行正面攻击。

  现在看着林晧然到这个时候还试图推动皇上面见佛郎机使者,他便是闭上了嘴巴,心知这个林文魁是在自寻死路。

  嘉靖一直望着跪在地上的林晧然,这才突然开口询问道:“佛郎机人当真已经向满加剌人租借了马六甲城?”

  咦?

  徐阶发现事情跟他所意想的完全不一样,不由得困惑地扭头望向了皇上,不知道皇上为何会是这般的态度。

新博得意彩金 msc698.com sun785.com 名人娱乐电玩线路 xpj80.com
澳门银河代理开户 澳门BG尊娱厅电子最高占成 濠誉会员网址最高占成 酷彩娱乐赌场最高占成 申博真人游戏登入
申博会员开户 澳门巴黎人下载 优乐国际下载客户端 新宝6官方网站最高占成 金牛新版原生APP下载
优博官网注册 腾龙娱乐电子游戏官网 菲律宾申博代理登入 明升体育 城沙龙娱乐下载